【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1)【作者:biohazrd(心慯遗憾)】   乱伦小说 
字数:937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九十一章暴露
  自从温阿姨买下了隔壁的房子后,我发觉温阿姨过来这边的次数越来越多,乃至于连豪华大别墅都很少回去了,我问过温阿姨这样没问题吗?温阿姨回答我说,她以前因为工作还有自身性瘾的原因,也是常常没有回家,兰姨和小沛都已经习惯了她这样了,并不会觉得奇怪的。听温阿姨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有了温阿姨在隔壁,我的生活可谓是「多姿多彩」啊,剩下的最后十几天暑假里,我几乎天天一有时间,就去找温阿姨,有时候妈妈不在,温阿姨也会过来找我。这种背着妈妈,和温阿姨乱搞的日子,简直让我爽到无法自拔,连当初我订下的学习目标也都统统忘记了。直到开学前夕,我才浑然惊觉,不过那时候已经晚了。不得不感叹,温阿姨的诱惑实在太撩人心了。

  此刻的我,正坐在了新的教室新的班级里,高中,又是一次人生的分隔线,和初中相处了三年的同学,此刻已经换了新的面孔。虽说我已经成绩的缘故,分配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班级,亦然我望着这些新面孔,却有着格格不入的感觉。就好像难以融入他们之中,曾经初中欢笑的日子仿若还在昨天。

  令我惊奇的是,我竟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与我而言甚至可以说又熟悉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人,老虔婆居然也跟上高中来了。她不是初中的老师吗?怎么调到高中部来了,虽说不再做班主任,但是却变成了我的科任老师,这……这以后我要怎么面对她……

  在班主任讲完了开学事宜以后,只见老虔婆抱着几本教案走上了讲台,我顿时两眼瞪大,不会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连开学第一堂课都是老虔婆上的。我适才看了一下高一课程表,语文课和数学英语课一样,几乎占了整个课程表的一半还要多,几乎每天至少两节课,这是老天要整我的节奏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老虔婆一改以前的尖酸刻板的风格,穿得比较休闲,整体穿了一件黑色的宽松短袖长款连衣裙,然后外面披了一件薄纱肩衣,胸前隆起的高耸,在宽松的连衣裙下并不是很明显,不过亦是鼓起两块肿肿的大馒头。微微已经隆起的小腹,几乎已经能用肉眼看得出来小腹涨起的弧度。至于老虔婆的表面,仍旧是和妈妈一样的黑框眼镜,把姣好的容貌掩藏在眼镜底下,整个人板着个脸踏着脚步走上了讲台,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肃然,使得她刚一进教室,瞬间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老虔婆在床上的骚样,怕是连我都被惊悚到了。一想到老虔婆在床上的表现,和我眼前见到的尖酸刻薄的气质,我就不由得浑然升起一种另类的刺激,想起把老虔婆压在床上肏得嗷嗷乱叫,和老虔婆跟徐胖子偷情的画面,我顿时一阵谑笑,心里暗忖,傲气什么啊,在床上还不是一个荡妇。

  不过这样的反差仍旧使我感觉很刺激。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我在看她,老虔婆也同样投了一个眼神过来,她看到我的刹那惊讶了一下,或许她也没想到会是教到了我,毕竟她现在不是班主任了,作为一个科任老师,自然不会这么快了解班里的学员。当她看到我嘴角扬起的笑谑,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顿时脸色一红,连忙别过头去不敢正视我的眼睛。
  「同学们你们好,我是你们这一学期的语文科任老师,陈玉珍,你们叫我陈老师就行了」,瞳孔稍微收缩了一下,老虔婆便恢复了正常,面向整个班级介绍起了自己。

  「喂喂喂,这老师看起来很凶,不会很可怕吧?」

  「你是其它学校考进来的不知道,只要是在市一中初中升上来的都知道,这女人就是著名的老虔婆,又老脾气又臭,动不动就发脾气,如果这学期的语文是她教,怕是有我们好受的了」

  「对呀对呀,每天都板着个脸像是谁欠她百八十万一样,怕是性生活长期得不到满足,月经不调吧」

  「那我们这个学期的语文课不就……」

  「只能看着办呗」

  ……

  老虔婆才刚开口介绍完自己,下面就乱哄成一锅粥,你一言我一句地讨论了起来。顿时「砰」的一声惊响,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只见老虔婆一本书砸到了讲台上,「吵什么吵,如果不想上课就滚出去,别影响其他同学,你,你,还有你」

  「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老虔婆用手指指了指刚才说话的几个同学,二话不说直接赶出了教室。我见到了这一幕,暗暗偷笑,真是作死,居然敢在老虔婆的课堂上讲话,还是讲她的坏话,你这不是找死吗?老虔婆这个人最可恶的地方,她好像会特异功能一样,如果在下面讲话,无论你讲得多小声,她都能听得见,所以在她的课堂上,最好不要作死。

  不过嘛,几个敢死队的慷概就义,也不是没有价值的嘛,至少让老虔婆开学第一天就立下了无尽的威严,没见几个家伙被赶出去后,所有的刺头都不敢开声了。整一堂课都不知道有多安静,同学都不知道有多认真,就算不认真也要装作认真。

  至于我嘛,倒没有很拘束,因为没有谁比我更清楚老虔婆……噢有的,徐胖子应该比我清楚一点,毕竟我才上了老虔婆一次,而徐胖子常常有得操。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老虔婆有过一次孽缘的缘故,我发现老虔婆整一堂课都不敢看我一眼,即便我不经意扫过,眼神也显得闪闪躲躲的。

  见此我就暗中发笑,看来这个学期有得好玩了。

  当然了,我对老虔婆其实没太多牵挂,真要说的话只是当初的一时冲动。现在我对老虔婆,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一方面她是徐胖子的女人,又坏了徐胖子的孩子,我却是和她上了床。和温阿姨不同,温阿姨顶多是徐胖子的妈妈,虽说有些违背伦理,至少并没有算是直接对不起徐胖子,但老虔婆就不同了,她切切实实和徐胖子走在了一起,而且她们之间也经历了重重困难,更是有了结果,可以说是徐胖子的老婆都不为过了。而我竟然绿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我有时回想这件事,我都觉得自己很可恶,搞了人家的妈妈还不够,还把人家的老婆给绿了。
  自从在老虔婆那里回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徐胖子,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我这个最好的兄弟,虽然我相信老虔婆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徐胖子,毕竟这件事的因由是老虔婆先拉住我引起的,可是我硬是过不了心里那关。说实在的我现在很怕见到徐胖子,现如今老虔婆又成为了我的语文科老师,想到此我的心情又高兴不起来了,看来这段牵扯还没有完……

  但……现实永远是怕什么来什么,在我的胡思乱想中,结束了老虔婆的课程,转至到了课间时间,我走出到阳台以后,一块巨大沉重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的身形犹如庞大的泰山,颤巍惊悚,鼓鼓的肥肉就像是大海的波浪,宛若涛涛滚滚,给我个错觉,好像他每踏出一步,整个楼层都抖上三抖。

  见到这道身影,我心里升起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还是先开了口,「嗨,死胖子」

  「这么巧,没想到你居然分在我的隔壁班耶」

  「你先跟我来」,徐胖子见到我,二话不说便拉着我的衣服,往操场走去。
  我顿时措不及防之下,就这样被徐胖子拖走了。「喂,喂,喂,死胖子,你要干嘛,喂喂喂……」

  操场的一处角落,曾经我和徐胖子最喜欢在这里吹水打嘴炮,乘凉的地方——

  「你怒气冲冲地拉着我来这里干嘛啊?」,我忐忑地吐出了我目前最想问的话。刚才在来的路上,我整颗心都在扑通扑通地飞快跳动,不停地想着,会不会是徐胖子发现了我搞了老虔婆,找我算账来了。

  亦然我才刚站稳,突兀徐胖子一拳向我呼过来,揍在了我的脸上,我没有防备下被打得退后了好几步,顿时脑袋一阵昏沉,显然是被打懵了。

  「夏鎏枫你这个混蛋!!!」

  说着徐胖子又是一拳打了过来,这一次有先兆之下我自然不会让徐胖子这么轻易得手,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个小高手,我单手接住了徐胖子的拳头,「你这死胖子,到底搞个毛线,突然带我来这里,又突然打我,你疯了吗?」

  其实我问这句话,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大概是老虔婆或者温阿姨的事情,徐胖子知道了,不然他是不会发这么大的火的。我整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老虔婆的才好呀,拜托了。

  「你说我搞个毛线?我突然打你?我疯了?没错,我是疯了,看我不打死你这个混蛋」

  「你自己做了事你自己知道,你妈逼的,你竟然……」

  说着徐胖子又要挥拳过来,我全数把徐胖子的拳头接住,「我怎么了?你说清楚点好吗?」

  「说清楚!!我他妈就跟你讲清楚」,说着又是一拳从我的另一边脸向我揍过来,尽然我看见徐胖子眼角的泪光,我呆住了,不设防之下被打倒在地。
  我被这一拳给彻底打蒙了,整个人懵圈了都,只是这还没算完,晕眩未过忽然我就被人从地上揪了起来。徐胖子一把抓住我的衣领,「你个混蛋,混蛋,为什么会是你……」

  「如果是其他人,我都还能接受,为什么,为什么要是你,你这混蛋」
  「徐胖子,我到底犯了你什么了,干嘛突然发这么大火?」,我被揪着衣领,头还有些晕沉晕沉的,略显无力地问道。只是我却不敢还手,我不是打不过徐胖子,而是我自知愧对他,我又有何来的面目对他出手?尽管我已经猜到徐胖子应该是知道了我和温阿姨,甚至是老虔婆的事情,不然是不会发这么大火的,不过我还仍存留着一点希望,希望徐胖子不是因为这件事而生气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搞我妈妈!!!这么多女人可以选择为什么你非要搞我妈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最好的兄弟你,为什么要是你!!!啊啊啊……」

  「我……你知道了……」

  「我原本也只是怀疑,甚至我应该早就该怀疑了,只是出于对你和妈妈的信任,我不相信我最好的朋友会搞我的妈妈,我也不相信我妈妈会跟你在一起,所以我选择了不去相信,同时选择不去想」

  徐胖子握住我衣领的手腕暴起了青筋,压抑的愤怒一下子涌了出来,「但是事情却偏偏不得不让我相信,我最好的朋友,居然上了我的妈妈,我的亲生妈妈啊,你这个混蛋」。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是一个混蛋,我也确实和温阿姨在一起了,但是你可曾知道温阿姨曾经经历过什么吗?你可曾知道她曾经有多痛苦吗?」

  事到如此,我也不用再隐瞒下去了,于是把温阿姨和徐胖子的爸爸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徐胖子,当然了往后温阿姨被人设计调教成了性奴,还患上了性瘾,乃至后来变成了一个不和男人上床就浑身不自在的荡妇的事情,我将其省略掉了,只是说成稍微一带而过的温阿姨的痛苦,但我相信徐胖子能听得懂。至于温阿姨曾经的那段经历就让它随风消逝掉吧,没必要让徐胖子留下一个荡妇妈妈的印象,相信温阿姨也不想让徐胖子知道她的过去。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爸爸怎么可以……」

  这时徐胖子紧握我的衣领的手已经逐渐松开了,他整个人像是空洞了一般,呆滞无力地瘫坐到了地上。

  「对不起,其实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我其实一早就喜欢上了温阿姨。我妈妈的性格是什么样你是知道的,从小我就很少感受到母爱的温暖,是温阿姨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温柔的笑容,那温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额头,那一幕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对温阿姨寄托了一份感情」

  「这一份爱我一直都隐藏在心里面,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很多次你邀请我去你家玩,我嘴上经常说着不愿意,其实我的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因为这样我便可以看见温阿姨了。我和你都长大了以后,虽然已经无法再体会到温阿姨温柔的小手的轻抚,但是对于我来说,能看见温阿姨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我坐到了徐胖子身边,抬头看向了天空,「我并不是有心要趁虚而入,插手你爸爸和你妈妈的感情的,我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温阿姨一个人在喝酒,我才得知温阿姨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那是我同样跟你差不多的反应,完全不敢置信,想不到温阿姨从来都是云淡风轻舒雅柔婉的模样,很难想象温阿姨她居然内心是如此的伤心难过的」

  「在我得知了温阿姨的遭遇后,我想尽了办法来哄她开心,慢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温阿姨对我也产生了感情,只是我们都知道,我和温阿姨之间的年龄差,尤其是温阿姨在Z市的影响力,若是让世人知道她跟我在一起,必然会遭受非议的,所以我们便选择了地下恋情。但我知道温阿姨其实最在乎的是你的感受,她不想你因为她和我的事情不开心,她知道你一旦知道真相你一定会接受不了的,便不敢告诉你真相」

  「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征得你的原谅,我只是告诉你,温阿姨为你所承受的一切,为了你,也为了你能有个完整的家,她一直忍着没有和你爸爸摊牌,也为了你,不让你觉得她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即便她跟我在一起了,也一样没有忘记过顾虑你的感受」

  「你如果要怪的,要恨的就冲我来好了,但我只想跟你说,我不会放弃温阿姨的,就算你不同意,我亦会努力跟她在一起,我不奢望你能过原谅我,但我是真的爱温阿姨,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很爱了,我……无论有多困难,我都绝不会放手的」

  「混蛋混蛋混蛋!!!啊啊啊啊!!!」

  忽然徐胖子腾地而起,向我扑了过来,与我扭打在了一起,只是过程中我都没有还手,任由着徐胖子的拳头往我身上砸,如果被徐胖子打能发泄出他心中的不快,纵然被打残我也无悔,我对不起徐胖子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算是打死我也还不清,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徐胖子好像只知道温阿姨的事情,老虔婆的还一概不知,这或许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嗯,哼,嗯,哼……」

  伴随着我的闷哼声中,上课的铃已经响了。亦然我和徐胖子都没有要回教室的意思,因为我已经起不来了,浑身疼痛地躺在了地上,连眼皮要抬一下都十分艰难,看着天空白色的云朵,但我的心情却是说不出的舒畅,仿佛心里憋屈了许久的秘密,一下子吐了出来,感到无比的痛快。终于不用再瞒着徐胖子了……
  「杜不气,旁庞胖……胖次,沃……」,鼻青眼肿的我,右边脸肿成了一个猪头,嘴角还渗着血迹,说话已经咬字不清了。

  「好好对待我妈妈,如果被我知道你敢辜负她,就算你是我兄弟我也一定饶不过你的」

  「嘘虚虚徐胖次……尼妮妮你怎么……」

  听到徐胖子的话,我讶异地强撑着自己遍体鳞伤的身体坐了起来,无比讶异地看向徐胖子。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可没有原谅你,我只是为了妈妈而已。爸爸和妈妈感情不和,其实我一早就感觉出来了,虽然我不知道其中原因,可是我能看得出来,每次爸爸从省城回来,妈妈脸上尽管表现得很平常的样子,但我不是瞎子,她们之间的冷淡我都是知道的,只不过我不知道事情原来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
  「爸爸会出轨我一点都不奇怪,甚至乎我还亲眼见过他和其她女人出入一些场所,我本以为爸爸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没错,一开始我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是很生气,恨不得杀了你这个家伙,但冷静下来后,我又想到了妈妈。爸爸长年在省城,一年到头难得几次回家,如果不是他常常给我钱花,或许我都忘记我有这么一个爸爸了。这对于妈妈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妈妈还这么年轻,却是跟守活寡没什么区别,而这段时间以来是我见过妈妈笑容最多的一段日子,我也纠结了很久,如果我的释怀能让妈妈幸福,那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挡妈妈去获得幸福呢?」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唯一能够交心的好朋友,无论我有什么困难第一个出来为我撑腰的就只有你。一方面是我最好的兄弟,一方面是我亲生妈妈,我很生气,不过不得不说妈妈如果交托给你,我应该是值得放心的」
  「我知道,以妈妈和你的年龄,你们的关系是注定不能公开的,甚至结婚都不可能。我现在和陈老师的关系也算是感同身受,将来你这家伙不管是要不要娶老婆,但你要是敢对我妈妈不好,无论你躲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尼饭新好了,沃已经搭酸这杯子都不会区老破的了,对雨问啊衣的唉沃丙不比尼逊色」【我靠这段文字真是打得我蛋疼】

  「这样最好」,说着徐胖子就欲要起身离开。如果有另外一个人在的话肯定会吐槽徐胖子,你到底是怎么听得懂猪脚说的话的?都这样咬字不清了,你居然还能听得清楚,简直是无敌了。

  「鞋鞋尼,旁次」

  「哼,我可没说要原谅你,我跟你的帐以后再算,如果给我有一天看见我妈妈脸上的笑容消失,你就好好等着,我就算剐去这一身肥肉不要,我也要跟你同归于尽」

  说完徐胖子头也不回就走了,扔下我一个瘫软在地上,我却没有一丝怨恨,反而开心地笑了。但这一笑就触动了脸上的青肿,痛得我直咧牙,但我仍然是笑着,开怀地笑着……

  良久良久,我才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差点要摔倒在地,尽管如此我却一点都不怨恨徐胖子,反而很开心。我忍着身上各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一跌一瘸地往校医室走去。

  当然了,我莫名奇妙地消失了一节课,肯定是逃不过去的,没多久班主任就找寻了过来,和我新的高一班主任一同前来的还有我的妈妈,这幢市一中的校长。其实里面还发生一件很好玩的事,一开始新的高一班主任不知道我的妈妈就是市一中的校长,她见我缺席了一节课,按照班主任的正常思维,自然是以为我逃课了,反正这样的学生她作为班主任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了。

  一般遇到这种事情,做班主任的当然是第一时间通知家长啦,谁知道她的一通电话把校长给召了过来,当场几乎没把她给吓死,才知道我妈妈居然就是这学校的校长,这当然也是跟我前文提过的,妈妈要我在学校不能暴露和她的关系有关啦。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戏剧化了,妈妈在听到我逃课以后,顿时整一块脸都变得冰寒无比,几乎要滴出水来,把一旁的班主任给吓得,在这个学校没有谁不怕这冷面无私的校长的。

  对于妈妈来说,我好不容易才「改邪归正」,回到正规安安分分地学习,甚至还凭着自己的本事不用她来走后门的考上了市一中高中,这对一个望子成龙的妈妈来说,是她期盼了多少年的事。曾经的我,都不知道多少次令到这位誉为「教育家」的妈妈失望透顶,她教出的学生,还有在她管辖下的学校,成绩无一不是在市内名列前茅,她却是教不好自己的儿子,这对于视「教育家」为终生目标的妈妈来说,是她毕生的污点。这还不论她身为我妈妈,希望儿子能有出息的前提下。

  如今好不容易我为她争气了,若是我又要回到以前的「老路」,她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在一听到我没有在教室上课,缺了一节课的时候,妈妈连手头上的工作都扔下不管了,急急忙忙地跑过来高一年级的教室办公室询问我的情况。
  找不到我的情况下,妈妈差点就要发动全校去找我了。然而在得知了我在校医室后,本是满布寒霜的脸颊,顿时惊慌失色,抓着过来通报的同学手臂一阵发疼,问道我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在校医室,把那个同学抓得手臂都青肿了。
  于是便有了妈妈和班主任寻过来的一幕。

  校医室的门一打开,妈妈便冲了进来,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模样,立刻冲到了我的身边,「小枫,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脸上到处都是淤青啊?」
  「妈妈?你怎么来了?」

  「你是谁?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进来请先敲门好吗——」,一旁为我擦药的校医,见到妈妈不分青红皂白地破门进来,眉头一皱说道。

  而跟在妈妈后面进来的班主任,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们市一中的校长,这位同学是她的儿子,校长只是紧张她儿子而已,所以急了点」。

  一听到妈妈就是这间学校的校长,校医顿时吓了一跳,「噢不好意思,校长,我刚刚不知道是你,我……」,喂喂喂,这可是她的米饭班主,要是得罪了妈妈,随时都能让她走人。

  「哦呵,没事,是我刚才太冲动了」,妈妈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对着校医略微欠然道。然即再转过来看向我,继续问道:「怎么伤得这么重?这是谁打了你么?敢在校内打架,我这就把他找出来,通知家长退学」。

  见妈妈义愤填膺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被妈妈弄得一颚一颚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公无私的妈妈,会没有先问清楚事实情况,就先一步下定论要把人退学的。我曾经在初一时候不是没有跟人起过矛盾,但那时候妈妈可无情了呢,只要是我有错在先,丝毫不留情地处罚了我,似乎我不是她的儿子一样,一点护犊之情都没有。

  但我也不想想,儿子和情人能相同吗?以前只是单纯的母子关系,现在……回顾恋爱中的女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吗?妈妈算好的了,毕竟儿子的血脉亲情,换做年轻一些少女,情愿不要家人也要情郎的那种,从古至今并不罕见。

  连妈妈自己都不清楚,她现在表露出来的关心,已经有些失去冷静,甚至有些太超过了。就算儿子受伤了,我这一看便是皮外伤并无大碍,擦点药就好了,需要这么紧张么?各位不相信?回想一下你自己平时摔伤跌伤或者打架受伤,你妈妈是怎么对你的就知道了。诚然妈妈对我的关心已经超出了母子之间,显然是一个女子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受伤,那种紧张关怀急切的样子。

  「额妈妈,都不是啦,我只是刚刚课间下课在操场上的楼梯不小心摔滚下来而已,都是些皮外伤擦点药就好了」,见妈妈这副样子,我要是把真相告诉她,怕是徐胖子会被煎皮拆骨被妈妈拿去后山埋了吧。不过就算妈妈没有表现出这个样子,貌似我也不敢告诉她是徐胖子打的,不然妈妈追问起中间的原因,那就不是徐胖子死了,是轮到我被五马分尸甚至鞭尸了吧。

  「楼梯滚下来?这样还说没事?快快,我现在就带你上医院去看医生,做个X光检查一下」

  「没事啦妈妈,你看,我真的就只是皮外伤而已」,我指了指身上的淤青和一些血痕红肿,证明给妈妈看我没什么大碍。暗忖我才不敢跟妈妈去医院呢,万一医生看出我这是被人打伤的,我要怎么解释咧。

  「什么皮外伤,从楼梯上滚下来怎么可能只有皮外伤,万一摔出内伤怎么办?不行,你还是要跟我去医院看看,不然我不会安心的」,说着妈妈就要拉着我往外走,校医和班主任自然不敢阻拦。

  校医嘴唇微动,她本是想要出声说我的伤势没什么事,可是看到妈妈坚决的样子,便把话吞了回去,不敢出声怕得罪了妈妈。

  「妈妈你放开我吧,我都说了我没事,就只是一些青肿而已,没必要去医院那么小题大做啦,我还要课要上呢,擦点药就行了啊」

  「课什么时候都能上,大不了我帮你补习,但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现在看不出伤势,若是摔到了里面摔出了内伤,以后就很麻烦了,这都是为了你着想」
  妈妈怎么说都不肯放过我,好说歹说都还是要带我去医院,不然她是不会安心的。我见此无从抵抗,无奈之下也唯好随妈妈而去咯。

  一路上我都默然无语,心里一直在南无阿弥陀佛地想着等下要是被医生捅出我的伤势是被人打的,该怎么向妈妈解释好,脑海中不断地在踌躇着措词,到时候好用来应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那一次小姨子就在身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