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月】(01-02)【作者:孟菲】   乱伦小说 
字数:5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初雪

  孟凯还是和自己的女儿上床了,虽然纠结了一整年,但躲不过的,终究会来。一年前,快16岁的孟雪拿一根塑料做假阳具自己破了处,只因她说要把第一次给爸爸,而遭到对方的训斥。

  就是那天晚上,御女无数的孟凯像傻了一样,呆呆的坐在客厅里,听着妻子和女儿在一旁争吵,讽刺的是,她俩现在不只是母女,还成了情敌。那根把心爱女儿破了处的假鸡巴就在地毯上,上面裹了自己和妻子房事用过的杜蕾斯,玉雪说,她是把套子翻过来弄上的,这样插进去,也算是爸爸在操自己……

  报应?这大概就是报应吧!孟凯突然苦苦的笑了,玩弄了这么多女人,终于报复到自己身上。玉雪是他上高一的时候和同班的陈曦生下的,他们当时只有15岁,双方都是泗州有头脸的大族,出了这样的事儿,别提多难堪。好在陈曦的父亲没有过分刁难孟家,经协商,女方把孩子养下,等孟凯和陈曦年龄一够,就把婚事办了,反正本地的首富就是他们孟陈两家轮流坐庄,这样结合,本来就符合大人的利益。

  在背景上,是门当户对,相貌上,也绝配,陈曦从小就是无数男孩子追逐的对象,瓜子脸,翘睫毛,皮肤白白的,活像个精致的橡胶娃娃,身材高挑,常年练习舞蹈,是中学舞蹈队的领舞。孟凯呢?和亲妹妹孟菲一样,换对象的速度比流星还快,这么做的资本除了家里有钱,还有长相的优势。

  两人真的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成亲了,尽管如此,孟凯还是觉得对不起陈曦,婚后十多年,他虽然四处猎艳,养了很多女人,却从未改变妻子在心中的绝对正室地位。至于这个女儿,给她取名为雪,就是表示这段感情的纯粹。

  孟雪结合了父母颜值高的优点,长得跟个小妖精一样,浑身雪白,娇气可爱,有点小版陈意涵的感觉。孟凯这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只有对女儿的照顾上格外的上心,再忙也不忘经常陪女儿聊天,每天晚上只要不在外面玩儿女人,就回来给玉雪讲故事,即便出国念书那几年,也想办法把这个小宝贝带在身边。全家无论是一起逛游乐场,出门旅游还是购物,孟雪总是紧紧跟在爸爸后面,像个小尾巴……

  「嘭!」女儿大概是吵够了,顺起茶几上的小盆栽,用力摔烂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蹿进自己的闺房,剩下陈曦爬在沙发上抽泣:「都是你惯的,你看她这脾气。」与霸道女儿不同,陈曦是个颇具涵养的美人儿,即使再委屈,也不动粗,像只断翅的白鸽,等待人抚慰。

  孟凯一把搂住老婆,眼泪也禁不住的涌下来。

  「凯哥,这怎么办……你们是父女……怎么能……」陈曦哭的失语了。
  「不怕!不怕!权当没这个女儿!我没教育好……」孟凯深知语言安抚不如生理安慰,一边开导着,一把手伸到她胸前,握住滑嫩的奶子,温柔的揉搓起来。
  直到身体感受到这只有温度的大手,陈曦的心才算逐渐安定下来。老公的指尖捏在自己的乳头上,舒服及了,不仅慢慢放下了眼前的烦恼,甚至还有了快感。她三十一岁了,看上去就像二十出头的少女,水灵灵的皮肤,紧致的身体,如果和孟雪走在一起,几乎所人都会认为她们姐妹。

  孟凯适时的把唇凑过去,用力吸住美女老婆的香舌,他纠缠过数十个女人的舌头,陈曦的不算最长,玩儿起来也不主动挑动,但这么一个人间尤物,何必要求风骚下流呢?有一种女人,把自己生的很美,旁观着,自信着,不去强求,不用勾引,你会乖乖的想尽一切办法去玩弄。

  两人脱去衣服,就在家里宽厚棕色的沙发上开始干起来!经过前戏的爱抚,陈曦的身体完全放松了,软润无比。孟凯知道眼下终究不是尽情欢娱的时候,时间一长,她又想起女儿的事儿,影响甚至打断做爱的兴致,于是直入主题,把陈曦脸朝下摁在沙发垫上,把着屁股,一下就操了进去。那湿热的感觉,跟十多年前一样,紧紧的,滑滑的,叫声也一样的悦耳。

  陈曦享受着老公的鸡巴,终于有了片刻的美好心情。从女儿下午跑到自己面前,把破处的假阳具扔过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处于崩溃状态。全家人吵了三个多小时,滴水未尽,身体和精神都到了极限。这场不顾一切的做爱,是多么及时的释放。

  「放心吧老婆!」高潮后的孟凯喘着粗气说:「我明白该怎么做!父女乱伦这种龌龊的事我想都没想过!我们在好好教育雪儿,没事的。」

  「龌龊?乱伦?」孟雪穿着她黑色的连体睡裙,从卧室里走出来。她在门缝里观战很久了。

  「爸爸,你做的乱伦的事儿还少吗?」孟雪冷冷的说。

  「胡说什么!」陈曦爬起来,用沙发巾遮住身体,气氛一下子又紧张了。
  「妈妈你也知道吧!爸爸跟小姑早就上过床了!而且每次高潮过后,都会亲姑姑的左脚。」孟雪盯着父亲赤裸的身体,依旧冷冷的质问。

  孟凯沉默了,就像在大街上瞬间被人扒光衣服似的,心情难以名状,不知该说什么。

  「承认了吧!」孟雪接着说:「你们少在这里装恩爱夫妻!爸爸干过这么多女人,包括姑姑,为什么就不能多我一个?大家都能分享你的性爱,孟菲可以,我为什么不能?」

  「你疯了!」陈曦大叫着,泪水又是霎那间涌出来。

  「我很冷静,妈妈,我不想让爸爸跟你离婚,就想跟他在外面的那些女人一样,也可以偶尔享受他、得到他。你知道吗?我多想刚刚被压在沙发上的女人是我!」

  孟凯噌的一下站起来,想迈过去给女儿一巴掌。却不知为何,忍住了。窗外,岁末的初雪突然飘下来,纷纷装满了整个夜晚。可雪下得多大,总有些事情掩埋不了,就像和妹妹的丑事,是他永远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第二章、黑莲

  孟凯和妹妹乱伦的事儿,也在十五岁那年。他俩是龙凤胎,长得都随母亲,身材好,样子俊,很受欢迎。因为父母忙着生意的事儿,一到周末,就剩下兄妹俩在家里守着一个大别墅,没事干,就分别约异性到家里打炮。

  孟凯的女朋友是陈曦,住在同一个小区里,所以每次总是他先把美人接进家,领到二楼的卧室里开始色情狂欢,玩儿着玩儿着,就听到隔壁孟菲的屋里也来了人,不一会儿妹妹的叫声就跟女朋友的混在了一起,像是淫乱的交响乐。

  孟菲和陈曦是泗州一中2002级最顶级的两大美女。陈曦内敛温和,举止优雅,喜欢白色的衣服,是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孟菲则是外向型的女孩儿,平日里就跟一帮男孩子耍在一起。在长相上看,陈曦更像画片儿上的美人,眼睛像两汪净水,柔情似波,五官精致到从不用化妆,拍出来的写真也足以被店家争相挂到玻璃窗前显摆。孟菲是个十足的人间美人儿,不爱素净,不爱平缓,黑亮的眸子,带足了精神头,微笑也甜甜的,但平添了勾引的味道。两人美女都是嫩白的皮肤,高个儿细腰,陈曦大概有1米六八左右,孟菲稍矮一些,有一米五,相对丰腴。

  本年级最美的两个女孩儿,一个是自己的女友,一个是自己妹妹,加上自身长的也不赖,孟凯在校园里几乎都是昂着头走路。对于周末的性爱时光,他也从不掩饰,自豪的跟别人谈论那些美妙的细节。

  然而看似完美的时光没有维持太久,有一个周末,孟菲的月事儿来了,所以那天她没有叫男友过来,无聊的闷在卧室里,听隔壁的哥哥把陈曦操的叫声不断。慢慢的,这种呻吟声让她有了感觉,下体不自觉的兴奋起来,犹豫了一会儿,她溜了出去,来到哥哥的门前。门没关严,孟菲愣在那里,半天,试探着从门缝里往里看——陈曦正爬在床上,撅着屁股,任由孟凯在后面快速的抽插。大鸡巴撞在圆鼓鼓的小浪臀上,发出啪啪是声音。更要命的是床上做爱的两个人,那竭斯底里又享受不已的表情,让孟菲看到眼里,痒在心里。不知不觉的用手抓住自己的乳房,使劲儿的揉搓,呼吸变得急促,竟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那边床上的两个人对门口的异响早已有了察觉。孟凯害怕是不是爸妈回来了,不敢放声质问,拔出阴茎快步走到门口,想看看究竟。这一看,便在兄妹之间种下了尴尬。
  「啊!你!」

  哥哥的惊叫让孟菲回过神来,正大眼睛,脸颊红的粉嫩粉嫩的,什么也没说,转身跑回自己屋里,锁上门,一下子倒在床上,用被子捂住头,羞的哭了起来。
  孟凯也懵了,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口,任由女友在屋里轻声询问,龟头不自觉的萎下来,眼前的熟悉的一切仿似变得陌生。我们无法想象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那一刻,能想到多少。突然,他的阳具又硬了起来,转身奔回床上,不顾女友的状态,下体一下怼了进去,若有所思抬头望着白色的天花板,鸡巴奋勇的向前顶去……

  从那天起,孟菲在家里很少穿宽松的睡衣了,也很少与哥哥说话,甚至将年轻女孩儿爱穿的稍微暴露些的衣服也收起来了。不知道情况的外人,会误以为她成了一个好女孩儿。孟凯也是,尽量减少和妹妹独处的时间,即便平时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不敢看妹妹的眼睛,衣服总穿得板板正正,把内衣放在了柜子最里面一层。

  人类就是这样,没想法的时候往往大大咧咧,不注意掩盖什么,偶尔有身体接触,也没什么,因为没想法的人,不会有性的感觉,而一旦有了想法,却装得正经起来,营造出别扭的距离,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只有龌龊的内心最为真实。就像没有羞耻意识的亚当与夏娃,大概都是露着屁股的,一旦吃了禁果,有了男女观念,就开始遮羞。因此穿上衣服的未必不是禽兽,赤裸相对的才是童年最纯美的伙伴。

  又到周末了,孟菲早早的约了男友,想借别人的性爱,忘却对哥哥的念想。就用另一个男人的精液,洗涤自己乱伦不堪的邪念。

  这次做爱的节奏很快,完事儿后,孟菲满足的送走了伴侣,转身想回到楼上,发现哥哥郑站在楼梯口望着自己。原来孟凯今天没有叫陈曦过来,躲在屋里偷听妹妹销魂的叫声,此时下体已经梆硬,裤子突出来一大块。

  「华哥走了?」兄妹俩对视了五六秒。哥哥先开了口。

  「嗯!走了。」孟菲急忙回答。一周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单独说话。

  「那,你好好休息吧。爸妈说今天晚回来一会儿」。

  「嗯!哥,你也歇歇。」

  俩人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都低着头向反方向走去。

  孟凯咬着牙,用力克制住内心的冲动,不经意的走过妹妹的屋前,看见里面床上凌乱的被子,想着美如天仙的妹妹刚刚就是在这里被外边的男人操的高潮迭起,发出那样的声音。理智终于彻底崩溃了,看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在身边,生理本能的巨兽一下次突破了社会强加给人类虚伪的伦理枷锁。他忽的一下转过身来,向炮弹一下冲到妹妹身边,一把抱起来,狂暴的亲吻起来。

  这下孟菲也不端着了,配合的把孟凯的舌头纳到嘴里,双手伸进哥哥衣服,在背部用力抓挠着,指甲深陷到皮肉里,大有一种吃定对方的感觉。

  兄妹俩的肉体纠缠在一起,就在二楼走廊的藤椅上不顾一切的脱光衣服,干了起来。忘情的把旁边茶几上的烟灰缸打翻在地毯上。他们无心去管这些,而是回到人性最真最美的那一面,自然的结合在一起。

  孟凯把妹妹放在椅子上,不顾刚刚别人留下的精液还没散去,卖力的为她舔逼。孟菲呢?自然是春水盈盈,享受的看着哥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敬爱的哥哥会为自己口交。那种男人舌尖挑动开阴唇,在小疙瘩上打转的快感,她以为只会在别人那里得到。

  享受完帅气哥哥的舔舐,美女妹妹也需要展示自己的技术,她把男人斗志昂扬的鸡巴贴在脸上,滚烫的热血在包皮的血管里颤动,闻着龟头上萦绕的淡淡的骚味,简直是这世上最诱人的味道。她用舌头碰了碰怒张的马眼,那里已经溢出的少量前例腺液混在唾液上,拉出一条长长的粘液细丝,摇摇晃晃的,把这对亲骨肉连接起来。对于大部分爱口交的女人,所有男性的精液似乎只是一种味道——咸咸的,充满了腥气。孟菲却是一个味蕾特别丰富的人,要说能记住吃过的每个男人的精液味道,那肯定是天方夜谭,但区分其中的大体种类,针对某一个反复品尝,加深记忆,就没有问题。她特别喜欢哥哥精液的味道,是那种最浓的,最黏的,挂在喉咙里,需要用力才能完全吞下……

  也就是从那天起,兄妹俩在周末不常常叫异性朋友来家里了,因为他们自身就是彼此称职、绝佳的性伴侣。

  两个人看对方的眼神也变了,经常在公开场合偷看彼此,嘴角有种止不住的坏笑。经常前一分钟还在父母面前煞有介事的谈论些正经事,接着就趁大人去洗手间的空隙互相爱抚。乱伦这种事,只要放下了最初的难堪,剩下的就是超乎寻常的刺激与堕落感。

  起初,孟凯总是在后半夜偷跑到妹妹屋里,天亮前再匆匆离开。后来,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没人的时候,不止在卧室做爱,大厅里,厕所里,厨房里,书房里,甚至父母的主卧里,都留下过他们美好的记忆;床上,地上,沙发上,餐桌上,包括高档的马桶上,都浮现过他们创意的姿势。再后来,干脆到外面开房,寻找新环境中的新鲜、刺激。

  而精神上的淫乱往往比肉体上的更严重那会促使个体对淫乱本身的承认。作为一个女孩儿,孟菲不仅要做哥哥性爱上的情人,心里也逐渐要求对方把自己当成女朋友。每到情人节,两个人送别了表面上的情人,就偷偷的走到一起,互送礼物,牵着手到人迹罕至的地方亲昵。也偷着一起看爱情电影,一起照情侣写真,只是这一切都要偷偷摸摸的进行。只有在陌生人面前,可以放肆的牵着手,成为名副其实的佳人眷侣……

  如此十几年,兄妹间的性爱基本没长时间中止过。每次乱伦的时候,孟凯总会亲吻妹妹左脚脚踝上黑莲花刺青,十多年了,总是如此,这没想到这一切居然让女儿知道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